法人作品和职务作品司法判定
2020-02-06 22:55:26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法务网   评论:0 点击:

《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规定,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作者。

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刘雯斌与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廖广宁、王娅卓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7)粤03民终22680号
  案  由: 商业秘密合同纠纷
  裁判日期: 2018年03月21日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7)粤03民终2268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罗湖区莲塘街道罗沙路2018号东方尊峪11栋2单元2A,统一社会信用代码:×××300。
  法定代表人:廖广宁,执行董事。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雯斌,男,汉族,1988年8月26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海虎,广东联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罗湖区黄贝街道罗沙路经二路48号罗湖体育馆会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095。
  法定代表人:邓博弘,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黎孟龙,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振翮,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廖广宁,男,汉族,1990年1月16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茂名市茂港区,
  原审被告:王娅卓,女,汉族,1987年7月13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
  上诉人深圳市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矩阵公司)、上诉人刘雯斌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点石公司)、原审被告廖广宁、王娅卓著作权权属、侵权及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3民初177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2月2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两上诉人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2016)粵0303民初17788号判决书,并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本案争议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应为职务作品,著作权人为上诉人刘雯斌,原审判决认定该序列照片为法人作品,属于认定事实错误。1、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符合职务作品的构成要件,应被认定为职务作品。本案中,争议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系上诉人刘雯斌为完成工作任务,利用自己的个人相机所拍摄完成的作品。原审判决亦对此予以确认,应当被认定为职务作品,著作权由刘雯斌享有。2、原审判决认定“金殿星空”序列照片为法人作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以刘雯斌去拍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为被上诉人安排,以及序列照片为被上诉人须以自己名义向案外人交付的影片的素材为由,进而认为“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由被上诉人主持创作并对外承担责任,构成法人作品。该认定缺乏基本的法律逻辑,系毫无事实和法律根据的判断。上诉人刘雯斌承认拍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系为完成被上诉人安排的工作任务,但这恰恰符合了职务作品的构成要件。而摄影作品的特点,系作者拍摄作品并不完全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意志,而是独立完成创作,代表了作者本人的意志,反映了作者本人的思想。因为除实地拍摄者之外,其他人对于拍摄的具体时间、位置、内容等均无法准确得知、把握,而这些均只能由作者根据拍摄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况结合自身的技术、想法等来独立判断并创作,由此形成了著作权法中所规定的作品,该作品能且仅能代表作者本人的意志,反映作者本人的思想。而被上诉人在“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创作中,仅提供了机票等与创作内容毫不相干的辅助性物质条件。如将被上诉人安排工作任务认定为主持创作并体现其一直,则是对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的构成要件(作品的独创性)的错误理解,也没有任何事实及法律依据。另外,原审判决认为“金殿星空”系列照片须由被上诉人对外承担责任更是毫无事实根据。被上诉人须向第三人交付并对外承担责任的是视频影片,而并非是本案争议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金殿星空”序列照片作为职务作品,其著作权由刘雯斌享有,而被上诉人仅能在其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但无论其是否使用“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均无法据此取得该序列照片的著作权,也无须就该序列照片对外承担责任。综上所述,无论是根据摄影作品的特点还是“金殿星空”的实际形成过程,均足以证明该序列照片为刘雯斌利用个人自有相机,为完成工作任务,根据拍摄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况独立创作完成。该作品仅能体现刘雯斌的个人意志及思想,而并非是任何不在拍摄现场的其他人或是(法律所拟制的)法人的意志及思想。因此,“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完全符合著作权法第十六条中对于职务作品的规定,其应当被认定为职务作品,而并非是法人作品。而按照职务作品的相关规定,“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著作权人应为刘雯斌,而并不是被上诉人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二、本案争议作品“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并不构成商业秘密,两上诉人利用“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行为也不可能侵害被上诉人的商业秘密。原审判决认定两上诉人侵害被上诉人商业秘密属于事实认定错误。1、“金殿星空”序列照片不属于商业秘密(技术信息),两上诉人利用该序列照片不可能侵犯被上诉人的商业秘密。原审判决认定两上诉人侵犯被上诉人的商业秘密(技术信息),但两上诉人涉嫌侵权的行为有且仅有利用“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制作视频。如被上诉人的主张成立,则必须认定“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属于被上诉人的商业秘密,否则上诉人侵犯商业秘密无法成立。“金殿星空”序列照片作为摄影作品。首先,该序列照片的拍摄釆用的技术为已为公众所知悉的延时摄影技术;其次,该序列照片所反映的内容为自然风光,本身不承载任何商业信息,即“金殿星空”序列照片仅为反映自然风光的照片,并不反映或体现任何技术或经营方面的信息,其类型也不符合法律法规关于商业秘密的要求。因此,两上诉人利用“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行为,不可能侵犯被上诉人的商业秘密。2、原审判决认定两上诉人侵害被上诉人的商业秘密,严重背离法律逻辑,且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认为选择特定的时间、特定地点通过特殊的摄影技术拍摄照片并不为他人所普遍知悉,并进而认为被上诉人请求保护的在特点时间、特定地点通过延时摄影技术完成拍摄的方案构成商业秘密,而上诉人侵害了该商业秘密。该认定脱离法律逻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严重侵害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首先,如上所述,两上诉人仅实施了利用该序列照片的行为,且至今不清楚被上诉人及原审判决所主张及认定的被侵犯的拍摄方案的具体内容、作用及表现形式,而被上诉人及原审判决也均无法明确说明。然而,原审判决径直偷换概念,罔顾法律逻辑,将涉嫌侵权的标的物由“金殿星空”序列照片换作被上诉人所主张的内容、作用、表现形式等均不明确的拍摄方案,毫无事实根据地认定拍摄方案构成商业秘密里的技术信息,而两上诉人侵害了该技术信息。该认定无任何事实根据,法律逻辑混乱,应当予以纠正。其次,如被上诉人所述,“金殿星空”序列照片为刘雯斌根据拍摄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况,结合自身技术自主独立拍摄完成。也就是说,该序列照片中构成独创性的部分均由刘雯斌独立完成。而被上诉人仅是下达了工作任务,所谓的特定时间、特点地点完成拍摄,也只能由拍摄者刘雯斌根据拍摄现场的实际情况确定并完成,与被上诉人无关。再次,摄影作品的独创性是体现在其内容的安排上,其本身并非是工业产品一一依靠某种技术就可以大量复制。选择特定时间、特点方式拍摄照片,仅能体现拍摄者的拍摄技巧及专业水平,与拍摄者个人专业素养紧密相关,不可能也无法构成商业秘密里的技术信息。综上所述,两上诉人仅实施了利用“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制作视频的行为,而该序列照片不构成商业秘密,且被上诉人并非该序列照片的著作权人,故两上诉人并不存在侵犯被上诉人商业秘密的行为。
  三、原审判决在认定两上诉人侵犯著作权及商业秘密的基础下,判决的赔偿数额过高,以及对于律师费、公证保全费、诉讼费的分担均极不合理。如上述第一条、第二条所述,上诉人刘雯斌为“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著作权人,原审判决认定两上诉人侵犯被上诉人对“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著作权及侵害其商业秘密,并须承担相关赔偿责任,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当予以改判并判决两上诉人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即便认定两上诉人确实侵害了被上诉人的著作权及商业秘密,原审判决的赔偿数额及律师费、维权合理费用及诉讼费的承担均不合理,违反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及公平原则。两上诉人制作的视频,总时长约2分9秒,利用“金殿星空”制作的片段仅有5秒(第25s-30s),且该视频总播放次数仅有171次(其中大多数为上诉人矩阵公司的员工为刷数据而自行点击),即便认定两上诉人利用“金殿星空”序列照片为侵权行为,在被上诉人无法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损失的情况下,结合视频播放次数、涉嫌侵权片段长短、争议序列照片的拍摄者为上诉人、上诉人的行业影响力、注册资本、经营规模及收入等客观情况,判决两上诉人承担15万元的赔偿均远远超出了两上诉人行为所能造成的影响及其承受能力。综合考量,两上诉人即便构成侵权,也不可能给被上诉人造成任何损失,本身也无法从中获取任何利益,原审判决两上诉人承担高额的赔偿责任,有违公平原则。再者,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在原审判决仅得到部分支持(不足1/3),但原审判决仍判决被上诉人为本案支出的律师费(三案合计10.5万元)及公证保全费全部足额由两上诉人承担(三案分摊),以及被上诉人预付的诉讼受理费也并未按照其诉讼请求金额被支持的比例,由上诉人及被上诉人分担。该判项违反法律规定,依法应当予以纠正。综上所述,被上诉人并非“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著作权人,两上诉人也并无侵犯被上诉人的著作权及商业秘密的行为。
  被上诉人点石公司答辩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具体事实和理由:
  一、涉案作品依法应当属于法人作品。实践中,因为法人作品属于法人意志的体现,并由法人承担责任,但是法人作品在实施创作过程中需要具体工作人员的工作,法人对外的意思表示往往可以通过盖有印章的书面文件等来体现。但在创作作品的过程中,法人的意志均未有类似于对外法律文件形式的载体,故认定法人作品是否体现法人意志应当综合证据,判决是否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本案中,被上诉人提供了各作品与第三方签订的委托制作合同,各作品的创作过程、创意来源以及金殿星空的创作记录、出差记录和创作过程中与公司沟通听取公司创作指导意见的记录。上述证据已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涉案作品属于法人作品。
  二、关于涉案作品是否构成商业秘密。涉案作品属于摄影作品集,摄影作品所采用的具体拍摄技术属于公知技术,但拍摄场景、光影效果,以及具体拍摄作品技术的运用,均具有秘密性,也是本案上诉人矩阵公司和被上诉人点石公司这一类视效创作公司的核心竞争技术秘密。而且,本案涉及的作品是摄影作品集,单个摄影作品集在形成过程中拍摄单张照片的时机、单张照片之间的时间间隔均非公开的技术信息,而是能为被上诉人带来经济利益的保密信息,应当依照商业秘密进行保护。
  三、被上诉人曾经就上诉人刘雯斌违反竞业禁止规定的行为申请过劳动仲裁,上诉人刘雯斌对该劳动仲裁决定不服又提起了诉讼,现该诉讼已作出终审判决,案号为(2017)粤03民终20335号,判决上诉人刘雯斌应向被上诉人支付违约金60万元,故该判决可以证明上诉人刘雯斌确有违反其与被上诉人签订的《保密及竞业限制协议》及《劳动合同》约定的保密及竞业限制相关义务的违约行为。而本案诉争的事实,也是其上述违约行为所关联的侵权行为。
  2016年9月28日,点石公司向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矩阵公司、廖广宁、刘雯斌、王娅卓:1、停止侵犯点石公司金殿星空一组序列照片著作权的行为;2、停止非法获取、使用点石公司金殿星空一组序列照片的侵犯技术秘密的行为,停止任何形式使用该组序列照片,删除留存的该组序列照片原始文件和己经生成静态摄影图片文件、动态视频文件及其他所有改编文件;3、就侵犯点石公司著作权及侵犯技术秘密侵权行为在《深圳特区报》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并向点石公司公开赔礼道歉;4、连带赔偿点石公司因著作权和技术秘密遭受侵犯所致的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5、连带赔偿点石公司因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调查费、差旅费、公证费和律师费等合理开支人民币6.5万元;(以上4、5项合计人民币56.5万元)6、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点石公司成立于2003年2月14日,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硬件技术开发;企业形象策划;动漫设计;电脑图像设计;从事广告业务;展厅及展示系统设备的安装等。矩阵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21日,注册资本10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平面设计、动漫设计、三维设计、多媒体设计、产品包装设计;摄影摄像服务;展览展示策划;从事广告业务等。
  王娅卓、刘雯斌、廖广宁分别于2012年8月8日、2013年5月18日、2013年8月19日入职点石公司处,刘雯斌、廖广宁均担任动画师。廖广宁、王娅卓、刘雯斌分别于2015年4月3日、2015年5月22日、2015年7月6日从点石公司处离职,又分别于同年5月21日、5月30日、8月21日入职矩阵公司,廖广宁于2015年8月21日变更成为矩阵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雯斌为公司股东并担任公司摄影师。
  点石公司与云南xx云房地产有限公司于2013年6月26日签订了《世博生态城项目》《三维影视片委托制作合同》,合同约定点石公司受托制作三维影视片《世博生态城•项目形象片》,设计制作工期自2013年6月27日至2013年11月30日止。合同项下的三维影视片的著作权及其它知识产权,归点石公司所有。点石公司在庭审中陈述虽然本案诉请保护的“金殿星空”摄影作品集系点石公司为完成三维影视片《世博生态城•项目形象片》的制作而拍摄的素材,但是由于影视片客户的审定及整体影视片的效果、影视片片长等因素的考虑,该作品最终并没有在交付的影视片中使用。
  点石公司还在庭审中陈述,2013年11月19日至2013年12月5日期间,点石公司派遣被告刘雯斌及公司另一摄影师林xx前往云南昆明出差为世博生态城项目拍摄形象片素材。回深后公司为刘雯斌,林xx报销了差旅费用。点石公司提交了二人云南出差差旅费报销记录及票据予以证明。点石公司还提交了林xx在其百度网盘上传的出差期间“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创作记录。在庭审过程中点石公司当庭操作法庭配备的外网电脑,进入百度网盘官方,输入账号、密码进行登录,登录网盘后,在网盘首页“全部文件”中进入“2013-10-20昆明生态项目”文件,项下有多个文件夹,点击名为“2013-11-23金殿日出日落”的文件夹,该文件夹内有多个涉及金殿日出日落的压缩文件及名为“2013-11-23金殿星空日出日落.doc”文档,“2013-11-23金殿星空日出日落.doc”文档的修改时间为2013年11月24日,点击该文档,显示的内容为林xx记录的金殿星空日出日落系列照片的拍摄过程,其中记录到“日出拍到一半时发现有台相机出问题了……我们到下半夜四点钟左右就在这里顺便找找星空的景!拍一个时光!是用文斌的相机拍摄的”。原被告均在庭审中确认,本案诉请保护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系使用被告刘雯斌的个人相机所拍摄。
  (2016)深证字第31637号公证书记载,2016年2月22日,点石公司委托代理人许桂冰向广东省深圳市深圳公证处申请网页保全证据公证。当日公证人员在公证处监督许桂冰使用公证处电脑现场操作如下:点击ie浏览器,清除历史浏览记录,在地址栏输入http://www.baidu.com,对网页内容进行截屏打印,并在搜索栏输入“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点击页面显示的“矩阵视效创意_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进入相应页面,对该页面相关内容进行截屏,点击“项目案例”,进入相应页面,对该页面相关内容进行截屏;点击“compass”,进入相应页面,对该页面相关内容进行截屏;点击“▶”,播放视频并浏览视频内容。由许桂冰使用数码摄像机(本公证员与本处工作人员确认数码相机的存储卡为空白存储卡,并通过数码摄像机对该存储卡进行了格式化操作)对播放的视频内容进行录像。在完成上述操作后,公证员及许桂冰一同至深南大道4019号航天大厦一楼品轩数码冲印将数码摄像机中保存的“00000.MTS”视频文件拷贝至五个光盘中(光盘由品轩数码冲印提供)。
  点石公司在第一次庭审时提交的(2016)深证字第31637号公证书所附的光盘在庭前已经拆封,第二次庭审时点石公司补充提交了公证书所附的封存完好的光盘。当庭播放该光盘内容为利用外部摄像设备对上述公证书中取证的“矩阵视效_建筑动画作品展示”视频进行录像。录像显示为一段视频,该光盘录像的第24秒至29秒中“矩阵视效_建筑动画作品展示”视频的画面内容为金殿星空动态视频,画面右下角显示图标、“矩阵”字样及电话号码,左下角显示“延时摄影”字样。被告矩阵公司当庭确认上述视频录像的内容系其制作并在网站上所发布。
  点石公司提交了律师费发票人民币10.5万元,提交了公证费发票人民币1040元,提交了鉴定费发票人民币4万元,其主张上述费用为(2016)粵0303民初17788、17789、17790号三案的共同支出,主张在三案中平均分摊。
  以上事实,有“金殿星空”序列照片、“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创作过程说明其前期创作素材、(2016)深证字第31637号公证书、被告矩阵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被告廖广宁、被告刘雯斌、被告王娅卓分别与点石公司签署的《劳动合同》、《保密及竞业限制协议》和《离职保密协议》、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员工手册及保密措施、动漫企业证书、高新技术企业证书、软件企业认定证书、深圳市高新技术企业、深圳市重点文化企业证书、点石公司获得的部分国际奖项、律师费发票、公证费发票、鉴定费发票、深罗劳人仲案[2016]1819号仲裁裁决书、刘雯斌及点石公司公司员工林xx云南出差差旅费报销记录及票据、《世博生态城项目三维影视片委托制作合同》、点石数码员工林xx在其百度网盘上传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创作记录、鉴定意见通知书、询问笔录、讯问笔录以及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著作权侵权及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一、关于著作权侵权纠纷,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1、点石公司诉请保护的作品是否属于法律保护的作品?2、点石公司是否对作品享有著作权?3、被控侵权视频是否侵犯了点石公司享有的署名权、发表权、复制权及改编权?4、矩阵公司、刘雯斌、廖广宁、王娅卓是否实施了侵犯点石公司著作权的行为?
  对于争议焦点一(1),《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由此可见,作品的两个基本属性是独创性与可复制性,其中,独创性是作品能够被保护的最核心的属性,它是指作品由作者独立完成并达到了一定智力创作的高度。不同种类作品对独创性的要求不尽相同。《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十)项规定,摄影作品,是指借助器械在感光材料或者其他介质上记录客观物体形象的艺术作品。对于摄影作品而言,其独创性要求体现在作者选择题材、构思画面、处理光影、后期加工的独特创造力和观念。本案中,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客体为658张照片按照特定顺序和特定关系组合的摄影作品集。首先,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客体具有独创性。根据点石公司提交的证据,该批照片系其因完成与案外人的委托合同而制作。点石公司详细说明了该批照片的创作过程及具体的创意来源,每张照片均体现了作者在题材、画面、光影处理中的选择和构思,符合我国《著作权法》对于摄影作品独创性的要求。同时,点石公司通过对拍摄角度、时间的选择以及延时摄影技术的使用,将上述照片按照特定的顺序和关系进行组合,充分表现出在同一拍摄地点不同时间光线变化的艺术画面情况,据此,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客体具有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独创性。其次,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客体能够被复制。综上,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客体属于法律保护的作品。
  对于争议焦点一(2),争议的实质在于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是否属于法人作品。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规定,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作者。由此可见,法人作品的构成包括以下要件:1、由法人主持;2、代表法人意志;3、由其法人担责。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在法人作品的制度设计中,相对于职务作品而言,其更注重单位对作品的创作意图,法人作品的创作意图是通过创作组织中的全体创作者的集体智慧或者主创者的个人智慧予以实现,单位提供创作所必须的物质技术条件,通过主创人员的利用成为单位创作意图的转化方式,单位的意志始终体现在作品的创作中。且对于完成的作品,产生的一切权利义务责任由单位承担。本案中,根据查明的事实,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虽然系由其员工被告刘雯斌利用自己个人相机所拍摄,但是,点石公司提交了其与案外人云南xx云房地产有限公司签订的《三维影视片委托制作合同》及详细说明了该批照片的创作过程及具体的创意来源,点石公司还提交了被告刘雯斌及另一员工林xx云南出差差旅费报销记录及票据证明被告刘雯斌拍摄该组照片的时间在出公差期间,同时点石公司提交的员工林xx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创作记录在百度网盘修改时间为2013年11月24日,系“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拍摄时间两天之后,创作记录详细记录了其与被告刘雯斌一同在世博园拍摄照片的情况以及用刘雯斌使用个人相机拍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原因。上述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能够说明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是由其所主持创作并对外承担责任的。尤其重要的是,其需要以自己的名义向案外人交付以其请求保护的作品为素材的影片。综上,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符合法人作品的构成要件,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法人作品。在法人作品中,法人视为作品的作者,因此,点石公司系其请求保护作品的作者及著作权人。
  对于争议焦点一(3),关于复制权,被告矩阵公司对于被控侵权视频系其所制作并发布予以认可,虽然点石公司确认其请求保护的作品未公开发表,但该“金殿星空”照片集为被告刘雯斌利用自己个人相机拍摄,被告刘雯斌确认其保留有该照片集的底片,且被告刘雯斌、廖广宁均曾任点石公司的动画师,客观上具备获得点石公司请求保护作品的条件,在被告未提交其他足以反驳的证据的情形下,本院认定被告刘雯斌具有接触点石公司请求保护作品的可能性。经比对,被控侵权视频中展示的部分片段中所使用的素材与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虽然前者为视频后者为照片集,但是二者画面的构图、取景以及光影的变化等均相同。可以认定被控侵权视频是以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金殿星空”照片集为素材制作而成,二者构成实质性相似。该使用行为已经构成对点石公司请求保护作品的复制,在被告矩阵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该使用行为已经点石公司许可或属于合理使用的情形下,该使用行为构成对点石公司请求保护作品的复制权的侵犯。关于署名权,署名权是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权利。署名权不仅存在于原作品,也存在于因原作品而产生的演绎作品中。本案中,虽然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客体为658张照片按照特定顺序和特定关系组合的摄影作品集,而被控侵权行为的表现形式为未经点石公司许可,将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客体再制作成视频的行为,由于原作品作者对基于原作品而产生的演绎作品享有署名权,因此,即使视频内容可能被认定为作品,被告矩阵公司也享有对该作品的著作权,点石公司依然享有在新的演绎作品上署名的权利。被控侵权视频中使用的部分素材源自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因此,被控侵权视频未署点石公司名称的行为侵犯了点石公司对其请求保护作品的署名权。关于发表权,发表权是决定作品是否公之于众的权利。本案中,点石公司诉请保护的摄影作品集虽然是为了制作三维影视片《世博生态城•项目形象片》而拍摄的素材,但是该作品最终并没有在交付的影视片中使用。该作品仍作为素材储存在点石公司公司的素材库中,不排除点石公司将来在其他影视片中使用的可能,而被告矩阵公司利用该照片集制作了被控侵权的视频,并将视频在互联网上进行发表,该行为侵犯了点石公司对其请求保护作品的发表权。关于改编权,改编权是指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本案中,被控侵权视频与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相比,虽然表达形式不同,但被控侵权视频中部分使用了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作为素材,是在保留原作品基本表达的情况下的使用行为,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改编行为,因此,被控侵权视频未经点石公司许可在视频中部分使用点石公司请求保护作品作为素材的行为侵犯了点石公司对其请求保护作品的改编权。
  对于争议焦点一(4),被告矩阵公司当庭陈述其制作被控侵权视频中使用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系被告刘雯斌拍摄后保留相关原始电子数据,进而向被告矩阵公司无偿提供。同时,被告刘雯斌对被告矩阵公司的上述陈述并未提出异议,据此,可以认定被控侵权视频中使用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系被告刘雯斌向被告矩阵公司所提供。尽管被告王娅卓、廖广宁曾任职于点石公司处,但点石公司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被告矩阵公司制作的被控侵权视频中的相关素材来自于被告王娅卓、廖广宁。综上,原审法院认定点石公司关于被告矩阵公司、刘雯斌实施了侵犯点石公司著作权行为的主张成立,关于被告王娅卓、廖广宁实施了侵犯点石公司著作权行为的主张不能成立。
  二、关于侵害商业秘密纠纷,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1、原告请求保护秘密是否为法律意义上的商业秘密?2、被告刘雯斌、王娅卓、廖广宁有无实施向被告矩阵公司披露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商业秘密的行为?
  对于争议焦点二(1),《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本条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效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从上述规定可见,构成商业秘密应当具备以下条件:1、具有秘密性,即不为公众所知悉,不属于已公知的技术;2、具有价值性,可以为权利人带来现实的或潜在的(可预期的)商业价值或者竞争优势;3、权利人采取了一定的保密措施,即权利人为防止信息泄露采取了与其商业价值等具体情况相适应的合理的保护措施。本案中,关于秘密性,虽然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技术信息从表面上看系通过延时摄影技术而拍摄的序列照片,而延时摄影技术也属于公知领域的技术信息,但是,选择特定的时间、特定地点通过特殊的摄影技术拍摄照片并不会为他人所普遍知悉,据此,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通过延时摄影技术完成拍摄的方案具有秘密性。关于价值性,在拍摄过程中,拍摄地点、拍摄时间、拍摄技术均属于“为公众所知悉的”公开信息,本身并不会带来商业价值,但如果为了特殊的目的在具体的地点、具体时间使用特定的拍摄技术取得了特定的效果,则体现了一定的选择和判断,应当认定为“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及竞争优势”,具有现实的或潜在的商业价值。本案中,点石公司具体选择了云南生态城夜空及周边山脉、树林作为拍摄对象,并选择了特定的时间利用延时摄影技术拍摄了序列照片,其目的是为完成与案外人的委托合同,因此,点石公司的上述具体的拍摄方案可以为点石公司带来竞争优势,应当认定为具有价值性。关于保密措施,认定权利人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主要考虑以下一些因素:涉案信息载体的特征、权利人保密的意愿、保密措施的可识别程度,他人通过正当方式获得的难易程度等。本案中,点石公司提交了其与被告刘雯斌、王娅卓、廖广宁于在职期间签订的保密协议,同时,也当庭陈述了根据请求保护的商业秘密的特点在处理相关信息时会根据员工职责的不同具体设置不同的权限,这些措施均体现了点石公司的保密意愿,相关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完全能够识别,他人通过正当的方式无法获得。据此,应当认定点石公司为防止信息泄露所采取保护措施与其需要保护的商业秘密相适应,是符合其公司情况的合理的保护措施。综上,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秘密符合秘密性、价值性的特征,点石公司也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应当认定为法律意义上的商业秘密。
  对于争议焦点二(2),如前所述,可以认定被控侵权视频中使用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系被告刘雯斌向被告矩阵公司所提供,被告矩阵公司经营范围与点石公司相同,有能力审查被告刘雯斌所提供的视频素材来源的合法性但却未尽到足够的审查义务,应当认定为应知被告刘雯斌向其提供的视频素材系他人的商业秘密,其行为构成对点石公司商业秘密的侵犯,但点石公司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被告矩阵公司制作的被控侵权视频中的相关素材来自于被告王娅卓、廖广宁。据此,点石公司关于被告矩阵公司、刘雯斌实施了侵犯点石公司商业秘密行为的主张成立,关于被告王娅卓、廖广宁实施了侵犯点石公司商业秘密行为的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矩阵公司、刘雯斌未经许可,也未举证证明其使用属法律规定合理使用或法定许可使用的情形下,擅自将点石公司享有著作权的作品用于拍摄广告视频,其行为侵犯了点石公司对作品享有的署名权、复制权及改编权,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被告刘雯斌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及允许被告矩阵公司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被告矩阵公司应知被告刘雯斌向其提供的视频素材系他人的商业秘密仍然予以使用,两人的行为均构成对点石公司商业秘密的侵犯,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至于赔偿数额,鉴于点石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因被侵权而遭受的实际损失及被告的违法所得数额,也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序列照片的许可使用费等,本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知名度、点石公司与案外人签订委托合同的设计制作费用、被告的过错程度、侵权情节等因素,酌情判定被告赔偿点石公司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5万元。点石公司主张的律师费及公证费均系案件的合理支出,应予支持。点石公司提交的律师费发票人民币10.5万元及提交的公证费发票人民币1040元为三案件共有,本案支持35346元。关于点石公司主张的鉴定费,因该鉴定是在公安机关在进行刑事侦查中所进行的鉴定,并非本案的必要支出,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五)项、第十条第一款第(一)、(二)、(五)、(十四)项、第十一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被告刘雯斌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金殿星空”摄影作品集著作权以及商业秘密的行为。二、被告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被告刘雯斌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深圳特区报》上向原告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赔礼道歉(具体内容须经本院审核)。三、被告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被告刘雯斌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15万元及为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人民币35346元。四、驳回原告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450元,由被告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被告刘雯斌负担人民币3780元,由原告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5670元。
  本案二审期间,上诉人、被上诉人与原审被告均无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著作权权属及侵权纠纷以及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涉案作品是否为法人作品;二、涉案作品是否为商业秘密,上诉人实施的行为是否侵害了被上诉人的商业秘密;三、一审判赔金额是否恰当。
  针对争议焦点一,涉案作品是否为法人作品。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规定,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作者。本案被上诉人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虽然系由其员工刘雯斌利用自己个人相机所拍摄,但点石公司提交了其与案外人云南xx云房地产有限公司签订的《三维影视片委托制作合同》及详细说明了该批照片的创作过程及具体的创意来源,点石公司还提交了刘雯斌及另一员工林xx云南出差差旅费报销记录及票据证明刘雯斌拍摄该组照片的时间在出公差期间,同时点石公司提交的员工林xx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创作记录在百度网盘修改时间为2013年11月24日,系“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拍摄时间两天之后,创作记录详细记录了其与刘雯斌一同在世博园拍摄照片的情况以及刘雯斌使用个人相机拍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的原因。上述证据能够说明点石公司请求保护的作品是由其所主持创作并对外承担责任的,涉案作品系法人作品,被上诉人点石公司系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
  针对争议焦点二,涉案作品是否为商业秘密,上诉人实施的行为是否侵害了被上诉人的商业秘密。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本条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效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本案中,被上诉人确认其主张保护的商业秘密即技术信息系通过延时摄影技术而拍摄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及其整体拍摄方案。本院认为,“金殿星空”序列照片系呈现自然风光的摄影作品集,其采用的整体拍摄方案包括时间、地点的选取、摄影技巧的运用均为公众所知悉的摄影技术,无论从摄影作品内容本身还是该摄影作品所运用的拍摄技术均为公开信息,不属于公众不知悉的信息,不构成商业秘密。原审判决认为“金殿星空”序列照片拍摄选择的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特殊摄影技术不为公众所知悉,并进一步认定被上诉人完成的“金殿星空”序列照片及其整体拍摄方案构成商业秘密,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纠正。上诉人的该项上诉主张本院予以采纳。
  针对争议焦点三,一审判赔金额是否恰当。本案因本院认定上诉人的行为仅构成著作权侵权,对被上诉人一审起诉的商业秘密侵权不予支持,而一审法院的判赔金额系在认定上诉人的行为构成侵害著作权和商业秘密的双重侵权行为的前提下酌定的判赔金额,故本院对一审判赔金额予以调整。鉴于本案被上诉人点石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因被侵权而遭受的实际损失及上诉人的违法所得数额,亦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序列照片的许可使用费等,故本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知名度、被上诉人点石公司与案外人签订委托合同的设计制作费用、上诉人的侵权行为性质及过错程度、侵权情节等因素,酌情判定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点石公司因侵害著作权而产生的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关于维权合理费用,因被上诉人提交的公证书系证明上诉人的著作权侵权和商业秘密侵权两个侵权行为,被上诉人委托诉讼代理人的代理行为也是为保护被上诉人的著作权和商业秘密两个权利所做的代理工作,因本院仅支持了被上诉人请求保护其著作权的主张,故本院根据支持比例酌定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本案律师费和公证费两项维权合理开支人民币20000元,对一审法院酌定的合理费用予以纠正。
  综上,上诉人的部分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不清楚,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3民初1778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撤销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3民初17788号民事判决第一、三、四项;
  三、上诉人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上诉人刘雯斌立即停止侵犯被上诉人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金殿星空”摄影作品集著作权的行为;
  四、上诉人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上诉人刘雯斌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上诉人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80000元及为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人民币20000元;
  五、驳回被上诉人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450元,由上诉人深圳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上诉人刘雯斌负担人民币1800元,由被上诉人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76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007元,由上诉人深圳市矩阵视效创意有限公司、上诉人刘雯斌负担人民币2400元,由被上诉人深圳市点石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1607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文全
  审判员 骆丽莉
  审判员 陈 洋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陆颖(兼)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四十七条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发表其作品的;
  (二)未经合作作者许可,将与他人合作创作的作品当作自己单独创作的作品发表的;
  (三)没有参加创作,为谋取个人名利,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
  (四)歪曲、篡改他人作品的;
  (五)剽窃他人作品的;
  (六)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展览、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或者以改编、翻译、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七)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
  (八)未经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出租其作品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九)未经出版者许可,使用其出版的图书、期刊的版式设计的;
  (十)未经表演者许可,从现场直播或者公开传送其现场表演,或者录制其表演的;
  (十一)其他侵犯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的行为。
  第四十八条第(一)项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
  第四十九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第二十五条第二款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
   

相关热词搜索:法人作品 职务作品 司法判定

上一篇:微软雅黑不是免费字体?北大方正公司回应
下一篇:数字图书馆未经许可上载他人作品供其阅读,构成对著作权人信息网络传播权侵犯应赔偿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本站法律顾问
深圳知识产权律师
( 联系电话:137—15198—118,扫描上面二维码可加微信交流
 
  邓杰,法律硕士、前政府公职律师、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员、深圳市人民政府听证员、深圳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法律类)、建设工程定标专家,曾在教育、建筑工务、政府采购和纪检监察系统工作过,十分熟悉版权、商标、专利,以及不正当竞争等知识产权领域各类法律实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