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著作权战硝烟再起:苹果百度被诉侵权
2012-03-02 16:10:17   来源:财新《新世纪》   评论:0 点击:

  网名为“一毛不拔大师”的贝志诚,计划在2012年2月底扩大战线,向苹果公司提出几起新的盗版侵权诉讼。

  就在一个月之前,包括韩寒、李承鹏、慕容雪村等十位作家,在“作家维权联盟”的协助下起诉苹果公司,指苹果商店的应用程序中包含侵权作品。这一起诉已经由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受理。而在2011年10月,“作家维权联盟”还曾协助这些作家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起诉了百度公司。

  这场网络著作权大战,源自去年的百度文库侵权纠纷。

  2011年3月,50位作家联名声讨百度文库无果。随后,出版界宣布与百度谈判破裂,原软件公司企业主贝志诚捐出了100万元人民币,当当网总裁李国庆、京东商城总裁刘强东也各自捐出100万元,于2011年7月成立了“作家维权联盟”,为首批30位签约的作家维护著作权。贝志诚被推举为这个维权联盟的执行人。他联系律师,启动了上述的诉讼战。

  这些争讼不过是互联网时代著作权争议的冰山一角。中国的《著作权法》自1990年颁行以来,虽经2001年和2010年两次修订,仍不符日新月异的网络时代需要。第三轮修法已在2011年7月由国家版权局启动。此番修法,意在重新构建互联网环境下的著作权保护体制。

  2012年1月13日,国家版权局举行的修法工作会议上传出消息:三家高校的知识产权研究机构受托分别起草的修法专家意见稿已经完成,下一步即是汇总三部专家意见稿,形成《著作权法》修订草案稿,报送国务院。

  “打”出几个经典案例

  2011年3月24日下午,由中国文学著作权协会常务副总干事张洪波、出版人沈浩波、路金波、华楠以及作家慕容雪村、香港导演彭浩翔组成的出版业、作家代表,在北京与百度公司代表进行谈判。四个半小时之后,谈判破裂。

  随后,上述六名出版业、作家代表公开发布的《3·24谈判破裂六代表告百度书》称,在中国,几乎任何一本畅销书或原创小说,都会在百度文库中出现,任用户浏览、下载、存储在电子阅读器中。


  百度方面则辩解称,百度文库只是一个“在线文档分享平台”,其对侵权问题并不知情。“上传者是用户而非百度”、“免费分享”是百度认为自己未参与侵权的主要理由。

  这正是注重用户共享的Web2.0时代互联网著作权保护的困境所在。在网络环境下,网络内容提供商可以自行采集和上传作品内容,网络服务提供商则为网络用户提供接入、传输、存储、搜索等服务。

  若内容提供商直接上传侵权作品,即直接构成侵权;而网络服务提供商如果只是提供了网络空间或者上传服务,一般不需承担法律责任。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对网络服务提供商都设立了“避风港”原则。如果网络服务提供者链接、存储的相关内容涉嫌侵权,在其能够证明自己并无恶意,并且及时删除侵权链接或者内容的情况下,网络服务提供者不承担赔偿责任。简单来说,这就是“通知+移除”规则。

  但如今,网络服务商从事的内容日益多样化,已经不能简单地给他们贴上“内容”或者“服务”的标签。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崔国斌认为,在具体案件中,需要对其行为进行仔细分析,才能确定是直接侵权还是间接侵权。

  在贝志诚看来,按百度文库原来的运作模式,一个用户上传的东西,下载的人多,就能获得相应积分,用这个积分又可以去买更多其他的文档。这就是鼓励盗版的模式。贝志诚还认为,除了百度文库,百度提供的手机小说搜索、百度贴吧等的盗版情况也很严重。

  为此,“作家维权联盟”希望通过诉讼使百度做到几点:首先是切实改正错误,“过去说的很好听,但多次说话不算数”;第二,要为过去的违法付出相应的代价;第三,要断开链接,如果接到了相应的网站链接盗版的通知,百度的搜索中不应搜出这些网站的链接。

  贝志诚认为,专业的搜索网站应屏蔽一些盗版网站的关键词,这样才能保证搜出来都是正版的网站。

  但这一点,成为双方之间最大的分歧。百度公司向财新记者表示,从网页搜索的技术层面上,无法判断一个页面提供的内容是否是盗版,这属于法律层面的问题。

  比如,两个设计相同的视频网站都提供同一个电影在线播放服务,但其中一个是有版权的,另外一个没有的。这种法律关系不会在网站设计中体现出来,搜索引擎自然无法识别。

  对于苹果公司而言,情况还要更加复杂一些。“作家维权联盟”委托的律师发出侵权通知后,苹果公司回复,除了要求提供涉嫌侵权作品的名称,还需提供相应的链接。此外,还有一些必须的格式要求,比如被应用程序侵犯的授权权利人,对受侵权权利以及相关应用程序如何造成侵权给予描述等等。苹果公司还要求直接与应用程序的开发者联系。直至今天,大部分的盗版作品都还未从苹果商店撤下。

  对于苹果商店出现的盗版作品,“作家维权联盟”认为,苹果公司没有理由声称自己不知情。苹果商店中的作品除了苹果自行上传的以外,很多是其合作开发者上传的。

  而要成为苹果的合作者,必须满足三项条件:一是个人开发者向苹果每年支付99美元,单位开发者每年支付299美元;二是提供主体资格证明文件;三是提供信用卡号等信息。只有经审核通过,才可以成为苹果的合作开发者。同时,开发者还必须使用苹果软件开发工具包(SDK)开发相应应用软件,经审核通过后才能上传到苹果商店。

  贝志诚表示,起诉苹果公司目的就在于促使其在上传审查中,增加著作权权属证明的内容。

  不过,贝志诚说,现在“作家维权联盟”还不能扩大维权作家的范围,从精力和财力上都有困难。但只要这几个案子打下来,创造出一些规则和模式,他们愿意将诉讼中的各种注意事项都公布出来,供其他的著作权人参考。

  贝志诚还称,如果精力允许,今年下半年还将追究淘宝、新浪等网站中存在的盗版情况。他们希望找出一条既能保证网站的创新和运营,又能保护著作权人利益的新路子。

  《著作权法》怎么改

  尽管以上诉讼目前还没有结果,但影响已经显现。

  现在,点开百度文库,网页的上方会出现两行醒目的红色文字:“我们不允许任何未经著作权人同意而将其作品进行上传和公开分享的行为。一旦您发现了此类文档,希望您能前往投诉区进行投诉,我们非常感谢您为维护百度文库无盗版环境作出的贡献。”

  在去年作家针对百度文库集体维权以后,百度CEO李彦宏曾经公开表示,“(百度文库)如果管不好,就关掉。”

  百度文库负责人对财新记者表示,百度进一步加大了对文库内容的排查力度。从2011年3月至今,下线涉及版权争议的文档数百万份。2011年4月,上线了“反盗版DNA对比系统”,不仅可以系统清除文库中网友已经上传的侵权作品,也使得将来侵权作品在上传时能被系统自动拒绝,从源头上控制侵权作品的传播。

  2012年1月,百度文库升级“反盗版DNA比对系统”,提升盗版比对技术,严格对网友上传的文档进行过滤,凡上传盗版文档三次以上的用户,其ID将被封禁处理。

  此外,百度文库设立了“绿色举报通道”。在已有版权投诉通道的基础上,向全国近400家出版社、文著协、作协等相关机构发放了快速处理账号。这些账号向“文库投诉中心”投诉后,不再需要举报人单独提供版权证明,文库将先对投诉进行处理,后向版权方抽样索取版权证明。同时,百度文库还发动用户的力量,成立“绿色行动团”,设立文档版权检举功能。

  百度文库的负责人表示,百度文库目前已经与87家机构进行合作,收录授权的各类专业文档30万份。后续的措施中,还将推出用户认证计划,让著作权人能够更便捷地分享版权文档,增加更多保护著作权人利益的渠道与方式。同时,百度专门推出百度阅读,向网友提供正版数字阅读资源,采用HTML播放器,不提供下载服务,从而实现版权保护。

  目前,百度与“作家维权联盟”间的这起诉讼还在进行中,未来会走向何方,还有待司法的判决。

  实际上,互联网环境下的著作权保护,其边界如何厘清,是个世界性课题。就在2011年底,美国两个关于网络知识产权保护的法案就引起轩然大波。

  美国众议员Lamar Smaith提出一个名为《停止在线盗版》(Stop Online Piracy Act,简称SOPA)的法案,参议员Patrick Leahy则提出《制止对经济创新力的在线威胁以及对知识产权的侵犯》(Preventing Real Online Threats to Economic Creativity and Thef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Act of 2011, 简称PIPA)。


  两个提案的主要目的,在于打击美国境外网站的盗版。拟议中的一个措施是,美国司法部可以请求法院颁发令状,要求网络服务提供商切断盗版网站的域名链接;另外一个措施是,权利人可以请求法院颁发令状,要求网络支付服务提供商、广告商以及搜索引擎停止与侵权网站的商业合作。

  这两项法案虽然得到了众多音乐出版商联盟、电影、电视制作联合会以及剧院经营者联合会等著作权人的支持,但互联网公司的反对声音显然大大超过了前者。

  维基百科的英文网站在美国东部时间1月18日暂停服务24个小时,以示抗议。由于涉及到对网站内容进行事先审查,很多人担心这会影响到言论自由。Google、Facebook、Twitter、Yahoo、eBay 等九家互联网公司也联合在《纽约时报》上发布整版广告,以《我们站在一起,为了保护创新》为题,反对SOPA和PIPA法案。

  抗议声中,2012年1月20日,众议员Lamar Smaith撤回了SOPA法案。

  崔国斌对财新记者表示,尽管SOPA和PIPA的相关规定过于极端,但也反映出美国社会要求加大对网络环境下著作权保护的诉求。盗版情况比美国严重得多的中国,应当适用更加严格的保护机制。

  中国现行的互联网著作权保护已经有了一个体系。2001年《著作权法》修订时,增加了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规定。2006年5月国务院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条例的第22条和第23条即规定了针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避风港原则”和“红旗原则”。

  “避风港原则”是指,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ISP(网络服务提供商)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ISP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ISP不承担侵权责任。

  “红旗原则”则强调,网络服务商必须“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盗版的存在,才能获得“避风港原则”的庇护。

  在2011年4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孔祥俊表示,最高院将启动网络著作权保护的司法解释工作。其中涉及“避风港原则”如何适用、“红旗原则”标准如何把握的问题,这两者是界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从业自由与公众享受信息自由之间权利义务关系界限的关键。


  崔国斌认为,虽然《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借鉴了美国《数字千年版权法案》(DMCA法案)关于避风港和红旗原则的规定,但并没有像DMCA一样为网络服务商设定最低限度的积极审查的注意义务,使得网络服务商无需采取任何积极措施避免第三方侵权。

  因此,当美国的网络服务商被要求安装技术过滤措施、惩罚反复侵权者时,中国的网络服务商却并不需要这么做。中国的做法实际上将利益的天平进一步向网络服务商倾斜,过度损害了著作权人的利益。

  赔偿标准亟待提高

  目前的法律框架下,损害赔偿标准亦成为著作权人维权的障碍之一。

  按照现行《著作权法》的规定,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如果实际损失和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可以由法院根据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即所谓的法定赔偿。司法实践中,法院一般会按照“合理稿酬”的2到5倍来确定“法定赔偿”。这个合理稿酬依据的是1999年国家版权局制定的《出版文字作品报酬规定》,原创文字的稿酬是每千字30元到100元。

  贝志诚算了一笔账,按照最高上限,100元每千字,5倍的赔偿,最高的法定赔偿标准就是500元每千字。而像“作家维权联盟”代理的作家,出版社要取得版权一般会预付版税,这个版税的标准平均是2000元到5000元每千字。像韩寒这样的作家,预付的版税可以高达两万元每千字。“即使法院按照最高标准来判,违法的成本还是太低了”。

  赔偿或补偿标准的差异,在音乐制作领域争议更大。2011年7月,环球、华纳、索尼三大国际唱片公司和百度在北京市高院的调解下,签订了和解协议。根据该协议,今后网络用户可以直接从百度服务器上免费在线播放或下载大量的正版歌曲。

  但是一些音乐创作者和一些小型的音乐制作公司对这种模式并不认可。北京太合麦田音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詹华对财新记者表示,当互联网在技术、市场占有率都具备优势的情况下,唱片公司根本没有办法和互联网公司进行博弈。当互联网公司搞定几家大唱片公司以后,小公司就更没有话语权了。而在诉讼实践中,一首歌曲的赔偿金额通常只有几百块钱,“连请律师的费用都不够”。他提议,音乐行业也应当像电影行业一样,制作方应该拿到40%的收益,至少要有20%的收益,才能使这个产业顺利存活。

  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李顺德教授认为,目前的赔偿标准遵循的是“填平”原则,但是这个原则对互联网环境下的侵权问题,“貌似公平,实则不公平”。

  由李顺德领衔起草的《著作权法》修订专家建议稿提出了一些解决思路。首先,将最高的法定赔偿限额从50万元以下,提高到100万元以下,并增加了一万元的赔偿下限。“只要你去打官司,法院确认侵权,至少能获得一万元的赔偿。”

  第二,针对反复侵权、恶意侵权的情况,规定了在一年之内,如果连续两次以上侵犯他人著作权的,可以处以2倍或者3倍的惩罚性赔偿。

  相关知识产权专家认为,明确网络服务商最低限度的积极审查义务,以及提高侵权赔偿标准,是《著作权法》修订可以预期的两大关键突破。
 

相关热词搜索:网络 著作权 百度文库 苹果应用商店 侵权

上一篇:火爆《花儿朵朵》遭遇盗播 侵权网站被判赔偿
下一篇:摄影师状告县政府 4次开庭无果源于"著作权"解读不一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